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人物 > 历史人物 > 正文

【特别连载】 陶澍传(7)主政安徽,深孚民望

发布日期:2020-10-13 10:46:00 来源:安化黑茶传媒平台 陈蒲清 浏览次数:
摘要:《陶澍传》 陈蒲清 著岳麓书社2011年10月第1版第三章主政安徽,深孚民望——陶澍生平(三)  陶澍道光元年(1821)任安徽布政使,道光三年(1823)升任巡抚,成为方面大员。在任五年,清查库款、赈灾治水,政 ...
\
《陶澍传》 陈蒲清 著
岳麓书社2011年10月第1版
 
 
第三章
主政安徽,深孚民望
——陶澍生平(三)
 
 
\
 
 
  陶澍道光元年(1821)任安徽布政使,道光三年(1823)升任巡抚,成为方面大员。在任五年,清查库款、赈灾治水,政绩卓著,是其一生辉煌事业的真正开端。
 
 
第一节 安徽布政使,清查库款
 
  道光元年十月,陶澍擢安徽布政使。布政使(从二品)职位仅次于巡抚,专管全省的财赋、民政、下级官吏的调动任免,又称“藩司”、“方伯”。
 
  当年十一月,陶澍抵达安徽省会安庆,开始接任视事。打铁先要本身硬。陶澍一到任就发布《堂规十一条》与《晓喻铺户》。《堂规十一条》规定按章办事,“不得稍有延搁”,革除恶劣的衙门作风;《晓喻铺户》严防下属与家属欺压勒索,告诉商户说:“凡署内所需一切薪蔬什物各件,俱系现付价值,按照市价平买交易,并无丝毫赊欠。即家人、跟役等,亦从不许赊欠一物。”
 
  当时,安徽巡抚是孙尔准。孙尔准(1772—1832),字平叔,江苏金匮人,善诗词。据陈其元《庸闲斋笔记》记载,陶澍受皇帝召见,说到某位官员的不法,声色俱厉,须髯翕张,皇帝怀疑陶澍是做作,密令安徽巡抚孙尔准考察陶澍的为人:“尔与陶澍此番俱擢皖省,尔当仔细察看其人到底如何,如实奏报,不得庇护。”孙尔准是个善于扶植人才的诗人。他经过认真考察,向皇帝上疏说陶澍“正直廉勤”,道光在密疏上朱批:“卿不可为其所愚。”孙尔准再次推荐。这个传闻应该是可靠的。陈康祺《郎潜纪闻》也记载说:“陶文毅公丰裁峻整,好议论人物,惟恐不尽。虽廷对亦如此。”除了孙尔准,两江总督孙玉庭,也高度评价并积极推荐他:“安徽藩司陶……尤为才识优长,持论公正,皆有根底,洵堪委任之员。”(见《延釐堂集》第三册奏疏)孙玉庭(1753—1834),字寄圃,山东济宁人。
 
  陶澍在安徽布政使任上办的一件大事是全面清查钱粮亏空。陶澍《与姚秋农学使书》说:“清查一事,他省偶一见之,而皖省自嘉庆七年至十九年五次清查,仍未了结。自十九年至今又已七八年,未查者须续查,已查者又须复查,其间官吏更换,卷册如鳞,一算偶差,全盘尽错。”“豁免一事,前已奏出,官亏五百余万,民亏四百余万。以五十四州县负此千万两之重累,其颠蹶自不待言。今虽援恩请免,而格于部议,十不能去其二三,辗转纠缠,虚同匏系。”“钱粮一事,缓征、带征,他省或间数岁而一见,皖省则凤、泗等处,自国朝以来,无岁不赈,则无岁不缓,无岁不带。其间又有成灾四、五分及六、七、八分之别,其缓、带又有三年、两年之不同。是即一时一手已不能画一而整齐之矣······此皖省积欠所以无休无歇而愈久愈紊。”
 
  安徽各州县三十多年积累下来的钱粮亏空,纠葛如一团烂麻,经过五次清查都没有查清。
 
  安徽省钱粮亏空严重的原因,有三个方面。一是制度缺陷。清朝各州县的财政基础薄弱,财政制度不健全,很多必要的开支(如吏役薪水、办公物品等),都由各州县自筹,因而东拼西凑,历届又没有严格的交代。二是灾荒频繁。安徽经常受灾,上缴的钱粮,有的是豁免,有的是缓征,年复一年,纠缠不清。三是官员、吏役们的挪用、贪污。三者互相纠缠,账目混乱,情况比外省尤其严重。
 
  陶澍到任后,排除各种阻力,彻底清查账目,用布政司衙门的档案,跟各州各县的册报,按地、按年、按人、按项目,认真对照,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然后分为应劾、应偿、应豁三种情况,妥善处理。又在清查后,制定追补章程十条,追缴旧的积欠,杜绝新的亏欠(见《清查仓库亏缺、酌议追补章程折子》)。所以,通过这次清查,不仅查清了账目,而且整顿了吏治。李廷锡说得好:“严交代,裁捐款,禁流摊,俾官得自立,以专其力于民,而吏治以起。”(《陶云汀先生奏疏序》)
 
  当然,陶澍的整顿并没有铲除病根。正如台湾学者魏秀梅女土所说的那样,病根就是州县的财政基础不健全,如吏役的薪水、办公开销都由本地自筹,于是官吏想方设法勒索平民,地方恶势力也乘机要挟和勾结官府。陶澍不可能改变整个体制,他的权力也局限于自己管辖的地区,所以,只能在局部、在具体措施上进行努力,不可能根除贪污腐败之风。
 
第二节  升任巡抚,赈灾治水
 
  道光三年(1823)正月,孙尔准调任福建巡抚(后来官至闽浙总督),陶澍擢安徽巡抚。巡抚是总揽一省吏治、刑狱、民政的长官,称为“抚台”。为了便于监察官吏,巡抚兼副都御史,也称“抚院”。巡抚是从二品,但是,一般都提督军务,兼兵部侍郎衔,也称“抚军”,则是正二品。加上“太子少保"衔,也是正二品,可以称为“宫保”。清朝在重要省份设置的军事长官叫做提督(从一品),在没有设置提督的省份,巡抚兼提督的职能,当时陶澍就佩有“安徽巡抚兼提督御关防”。“关防”是一种起源于明朝的官印。清代继承明制,正式官印是正方形,称印;临时派遣的官职或添加的官职,使用关防。巡抚与总督,历史上原来是临时派遣的大臣,故用关防。
 
  陶澍任安徽巡抚的主要政绩是大力赈灾与兴修水利。后来,任江苏巡抚,继续在大力赈灾与兴修水利方面,取得了突出成绩。
 
  一、赈济灾民
 
  安徽南有长江,北有淮河,东邻洪泽湖,境内河、港、湖、汊交错,此外还受到黄河的威胁;春夏季节,又多暴雨;而且,水利失修,因而水旱灾害不断。据《清实录》记载,嘉庆皇帝朝二十五年中,有二十四年发生大的自然灾害,严重时受灾州县达到80%以上。道光年间,灾害不减。
 
  道光三年(1823)陶澍刚担任巡抚,六月间大雨兼旬,长江、淮河相继发水,几十个州县成为泽国。陶澍乘舟深入灾区,勘察灾情,“一从梅子兼旬雨,暴涨连番浸大田。滚滚江潮翻不尽,汪汪堤岸竟无边。”(《勘水铜陵登富览亭作》)。于是,他一方面申奏朝廷,请求蠲缓赋税,赈恤灾民;一方面组织力量,大力救灾。“以芜湖为总汇,羽檄交驰,寝食俱废。委员分赴上游买米十万石,劝捐数十万金;区处条画,纤细周至,流移、老疾、孩稚皆有所养,殍殣者有所瘗,民不知灾。”(魏源《陶文毅公行状》)在陶澍等人的努力下,“民不知灾”,安徽人民平稳地度过了大灾之年。
 
  江苏的水患跟安徽相似,甚至更加严重。道光五年(1825)陶澍任江苏巡抚,当年就有水灾。道光六年六月,大雨成灾,洪泽湖暴涨,总督及受理河道的大臣开闸放水,使许多州县成为泽国。陶澍无管理河道的权力,十分焦急。他亲自赴淮扬一带视察水势灾情,为民请命。在《备陈灾区利害,请速堵减坝折子》中,提出“百姓颗粒无收,终年乏食”、“无漕可运,旗丁水手谋食仍难”、“下河久淤,水无去路”、“官方培累,亏空由此而起,国用因之而绌”等八点可虑,特别是“数十万无食之民尤关紧要”。又引用苏轼的话:“冒法而为盗则死,畏法而不盗则饥。饥毙之与弃市,同是死亡;而赊死之与忍饥,祸有迟速。”提出不能再误春耕,“以之养民,自不若使民自养”。陶澍经过调查采访,在《缕陈灾务积弊折子,附片一件》中列举办赈十弊,又提出四点除弊之法。在《筹办江北灾民并劝捐留养折子》中,提出八项办理章程,全面关心灾民的生活与灾后生产。
 
  自道光三年至十年(1830),陶澍担任安徽、江苏巡抚八年期间,水旱灾害频繁发生,哀鸿遍野。陶澍全力赈灾。道光十年任两江总督后,十一年(1831)与十三年(1833)的大水灾,陶澍进一步完善了赈灾措施。据《清实录》的记载,陶澍共主持大的赈灾事项三十四次,遍及六百二十八个县次。李廷锡《陶云汀先生奏疏序》说:“若道光三年皖省被水,道光六年淮南北大河两岸各府州沉灾,垫溺以亿万计,哀鸿遍野,赖公而苏,载在口碑。其还定安集之功,虽富郑公(按:即富弼)之在青州,未足云喻也。”
 
  陶澍赈灾的特点:
 
  一是深入灾区,全面了解情况,制定周密的方案。如:道光六年(1826)的《缕陈灾务积弊折子》,分析了胥吏、乡保、刁棍等借赈灾而中饱私囊、鱼肉百姓的十项积弊,提出治弊四法,要求“委员户必亲到,口必亲点。点验既确,然后入册给票。每查竣一庄,即将一庄内所有极、次贫花名户口及应领银数,开写榜示,粘贴庄前。如有诡户及舛错之处,许于数日内首告更正。则共见共闻,自无所施其捏冒之技。”陶澍制定周密的赈灾章程。如:《筹办江北灾民并劝捐留养折子》,提出八条赈灾章程:择栖止,以资安集;设签册,以便稽查;散给口粮,以资养赡;分别男女,以重廉耻;施医药,以拯疾病;施棉衣,以御寒冷;禁贩卖,以杜拐掠;设巡卡,以防匪类。道光皇帝看后,批了“精详周妥”四字。道光十一年的《缕陈江苏办灾章程折子》,进一步完善赈灾措施,提出了著名的十二条章程,即:劝捐济贫、资送流亡、收留老弱、领养幼儿、接济佃户、平粜粮价、掩埋尸骸、设立粥厂、捐衣御寒、捐施种子、禁止酿酒、喂养耕牛。这些章程全面关心灾民的当前生活及灾后生产。
 
  二是带头并动员社会力量救灾。如:道光三年正月,陶澍擢安徽巡抚。自入夏以后,安徽江河泛涨,安庆、宁国、池州、太平、卢州、和州、滁州等三十多个州县灾情最为严重。陶澍深入灾区,关心灾民,接连六次发布《安徽水灾告示》,积极组织赈灾。他带头捐银三千两,并号召官、商、绅、民捐款、捐粮、捐物,组织社会力量救灾。又如:道光十三年,两江各省大水灾,陶澍发布《三省水灾劝捐告示》说:
 
  昔贤有云:“贫民苦饥,正富室市义种德之秋也。”同是编氓,而得称富有,是劝赈之举,不独为枵腹之民图目前,实为殷富之家图久远。又有云:“饥民一日得米三合,便可不死。”计一岁中,每一石米,可救一人不死。由此推之,省一筵宴之费,可活几人;省一交际之费,可活几人;省一土木之费,可活几人;省一簪珥衣被之费,可活几人;省一摩挲古玩、奇花、异木之费,可活几人;省一布施庸俗僧道之费,可活几人。兴言及此,是随时随地,皆可以活人;即随意随缘,皆可以造福。人亦何惮而不为?至若刻薄成家,理无久享;为富不仁,难逃鬼瞰。一生衣食有限,死又将之不去,何苦以生人、活人之物,积为子孙造孽之具乎?
 
  三是考虑长远。陶澍总结赈灾经验,提出了建立“丰备义仓”的主张:“民以食为本,事须豫则立。…...至社仓春借秋还,初意未始不美,而历久弊生,官民俱累。变而通之,惟有于州、县中每乡、每村各设一仓,秋收后听民间力量捐输,积存仓内,遇岁歉,则以本境所积之谷,即散给本境之人。一切出纳,听民间自择殷实老成管理,不经官吏之手。以冀图匮于丰,简易便行。”陶澍拟定了《丰备义仓章程》十二条,对义仓的设立,地点的选择,义谷的收集、管理、发放、兑换等,都有明确的规定和说明。章程坚持了百姓自理、民主管理、以丰养歉、自愿捐谷、本境自救等原则。官府不插手管理,不能干涉,但有监督、保护之责。
 
  二、兴修水利
 
  陶澍知道天灾频繁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水利不修。当时两江地区不少河道淤塞不通,湖泊也被围垦而不能蓄水,于是他实地考察,兴修水利。他说:“赋出于田,田资于水,故水利最关紧要。”
 
  《清史稿·陶澍传》说,陶澍在担任监察御史奉命到江南巡漕时,就力主疏浚河湖。任安徽巡抚后,他极力疏浚淮河、洪泽湖及其他湖泊,加固堤防。
 
  在安徽大水灾之后,陶澍大兴水利。他亲登涂山、八公山绝顶,综览全淮形势,上《查勘淮河情形设法筹办折子》及《兴修皖省水利堤防附片》,提出了以治理淮河和洪泽湖为中心的安徽水利方案。一是筑堤束水,使淮河水流畅通。二是疏浚凤阳县的花源湖、寿州的城西湖、凤台县的蕉冈湖等,扩大洪泽湖蓄水量,以资敌黄。三是在重点治理洪泽湖、淮河的同时,又指导安徽其他河湖港汊的治理。
 
  兴修水利经费巨大,陶澍采取的基本方法是“计亩摊修”,有钱出钱,无钱出力。又以丰年补歉年,并且请求朝廷批准从府库中划拨部分经费。他又制定严格的制度,防止贪污,注意节约。
 
  陶澍不仅在安徽努力兴修水利,后来到江苏也是一样。他担任江苏巡抚与两江总督后,疏浚黄浦江、吴淞江、刘河(一作“浏河”)、得胜、澡港、孟渎、白茆以及徒阳运河与练湖。这些水利工程,改良了两江地区的生产环境,提高了抗灾能力,扭转了水灾频繁发生的局面,“吴中称为数十年之利”(《清史稿·陶澍传》)。魏源说:“盖自前明夏忠靖、周文襄、海忠介后,修举水利之效,未有如公者。(《行状》)夏原吉(谥忠靖)、 周忱(谥文襄)、海瑞(谥忠介)都是明朝的名臣,曾经治理吴淞江与漕运通道。
 
  陶澍筹议水利,在见识方面往往高出一筹。最突出的有三点:
 
  第一点是具有整体思想,能够制订系统计划。陶澍任安微巡扰时,“水灾既退,水利宜兴,亲登涂山、八公山绝顶,以览全淮形势”(魏源《陶文毅公行状》),然后制订出以治理淮河与洪泽湖为核心的水利计划。在江苏办理水利时提出:“江浙水利,莫大于太湖。”(《附奏拟续办吴淞水利,并拆除石闸折片》)于是以治理太湖为中心,疏浚了黄浦江、吴淞江、浏河等。黄浦江、吴淞江、浏河是太湖入江归海的通道。大家知道,治理淮河、洪泽湖、太湖,直到当代,仍然是兴修安徽、江苏水利的关键。
 
  第二点是因事制宜。治理吴淞江,他拆除石闸,让江水通畅入海。为什么呢?陶澍说:“惟吴淞江口建闸一事,则不但不究其害,而群且议以为利。谓潮来下版,可以遏沙;潮退启版,清水仍可畅出。其说似是而实非。······况江身亦自有淤泥,尚欲借潮退之势,推卸以入海。一经置闸,内外隔绝。潮水之挟沙而上者,无江水为之回送,而沙停于闸外矣。江水之挟泥而下者,无潮水为之掣卸,而泥停于闸内矣。”(《附奏拟续办吴淞水利,并折片》)治理浏河、白茆河,则与治理吴淞江相反,主张挑挖加深,成为不通海的清水河。为什么呢?因为浏河、白茆河是小河,而且,“外高于内,若必开通海口,恐潮汐倒漾,转易停淤”(《请撙节估挑浏河、白茆河,以工代赈折子》)。
 
  第三点是敢于破除因循守旧的观念。如:他疏浚漕运通道徒阳运河时,遇上著名的猪婆滩,下积活沙软泥,既深且久,旋浚旋淤,传说有神灵之物潜伏,不能治理。陶澍破除迷信,力排众议,开挖成功。作七言古诗《京口开河偕同事诸君观放水作》抒发兴奋情感:“百年疑案始一破,泻水到此如灌塘。香粳即日通禹贡,来往利涉同周行。愚公移山殆类此,莫讶智叟河之阳。”
 
  到道光五年(1825) 陶澍调任江苏巡抚时,安徽的生产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。他离开时写了四首绝句,第三首说:“触热乘流记往年,嗷嗷鸿雁水连天。此行此日人仍昔,恰喜嘉禾满大田。”(《乙酉六月初七日由水路赴调江苏留别皖人》)这就是陶澍在任安徽布政使、巡抚三年半的时间内给安徽所带来的变化。
 
  陶澍在安徽还有其他政绩。如:整顿吏治与社会治安。他办理案件十分认真,对下级官吏办的案件仔细推敲(见《陶澍全集》第五册杂件);他打击匪盗,收缴凶器,保护良善。又如:注意文化建设。安徽自1667年建省(江南省划分为江苏、安徽两省),已经有一百五十多年了,却没有省志。陶澍倡议编修了安徽省第一部省志《安徽通志》。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