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科普 > 茶人茶语 > 正文

我的茶缘

发布日期:2017-12-29 16:34:00 来源:《安化黑茶》杂志2017年第5期总第18期 浏览次数:
摘要:文 / 刘子蔚  我这大半辈子都是喝着淡淡的茶汁、闻着悠悠的茶香度过的,与茶叶有着深深的不解之缘。  我的家乡湖南安化是全国著名的茶乡。我家就住在一个小镇的百年古茶行边。小镇叫黄沙坪镇,历史上是茶马......
\

文 /  刘子蔚
 
  我这大半辈子都是喝着淡淡的茶汁、闻着悠悠的茶香度过的,与茶叶有着深深的不解之缘。
 
 
  我的家乡湖南安化是全国著名的茶乡。我家就住在一个小镇的百年古茶行边。小镇叫黄沙坪镇,历史上是茶马古道的发源地之一,清朝中后期中国第一红茶出口大镇。明清茶叶兴旺时,有茶行35家,最盛时达52家,最高年产红茶近20万担,有“清香厚味,固十倍武夷,以致西洋各处,无安化字号不买”的崇高声誉。小镇因茶而兴。当年修建的一条青石板长街,共用去石板4万余块、3000多立方米,全部从外地运回。其雄厚的民间财力,由此略见一斑。当时清政府为保护茶商,曾派出军队驻扎在黄沙坪桥口。小镇依山傍水,清澈的资江奔腾远去。沿岸的山坡上,到处是一片片翠绿的茶园。我家屋后有个小山头叫槠树趵,满山都是茶树,小时候我就和几个伙伴在这片茶园中玩捉迷藏的游戏。
 
 
  每年谷雨后,茶区开始采茶制茶。这是一年中最忙碌的季节。漫山遍野,到处散落着采茶妇女的身影。只见她们一边大声喧闹,一边双手不停地采摘鲜嫩的茶芽,一片热火朝天的劳动景象。茶叶经初制后加工成工夫红毛茶,然后汇集到与黄沙坪隔河相望的安化茶厂进行拼配、加工、精制。当时有一道重要的拣茶工序,需要大量拣茶女工,把不符合等级质量的茶梗、粗茶、杂质等用手工拣剔出去。我母亲就做过这种拣茶工。在拣茶的日子里,她天天早出晚归。回来后顾不上休息,又忙着给我和弟弟做晚饭。在那个季节,很小的我和更小的弟弟能够做的,就是在每天的傍晚倚门相望,盼望着母亲能够早点回来。
 
 
  初中毕业后,我赶上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,在农村劳动了三年。下乡不久,被安排到一处叫朱林湖的大队茶场,白天种茶,晚上一个人留守茶场。这个茶场地处深山老林,当时尚有虎豹出没。四边下山都要走两三华里才有人烟村落。白天有其他场员相伴不觉得什么。一到傍晚,场员们收工下山,剩下孤零零的我,那一种空旷、寂寞、无助和无奈,只有在那样的氛围中才能深刻体会到。
 
 
  1971年参加工作后,我先后担任过县贸易站、县供销社和县多种经营办公室办事员、培植股长、县供销社主任,都离不开一个“茶”字。每年三月进入茶园培育、采制、收购,到九月茶园封园停采,我有七、八个月时间为茶所支配。那些日子里,我为茶仗义直言,为茶伤心流泪,为茶曰夜奔忙,也算得安化茶业一狂人了。我在安化县供销社工作的那些年,供销系统每年收购茶叶在4500吨至8000吨之间,茶叶收购金额在1000多万元上下,占全系统农副产品收购总额六成左右。
 
 
  1989年底,组织上调我到益阳市供销社工作,自此离开了安化茶区,但是从末中断与茶界的交流。2007年,中共益阳市委主要领导对安化黑茶引起高度重视和关注,一位曾是老同学的市领导动员我重操旧业,我才又做上有关的茶业工作。在市委、市政府领导下,我积极参与组建益阳市茶业市场、筹备扩建黑茶龙头企业白沙溪茶厂、组织举办茶园培育管理、茶叶初精制加工、茶艺、评茶、电商等一系列技术骨干培训班,培养了数以千计的茶叶技术人才。这一干又是八、九年。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段,安化黑茶重新堀起,销售市场从传统边销扩展到内销、外销,茶业产值从不足亿元猛增到百余亿元,发展成为县域经济的支柱产业。
 
 
  茶,每一泡都是缘分,每一步都有故事。我十六岁下乡种茶,十九岁参加工作被分配到县贸易站茶叶科,三十来岁被单位保送至湖南农学院茶叶专业进修学习,五十多岁又重新为茶摇旗呐喊,退休后还被领导安排在市茶业协会当了两年义工。所有这一切,都日益凝聚成为心中割舍不开的茶叶情结,也只有一个缘字才说得清楚。做为一个参与者和见证人,我把我的心血、智慧和能力全部奉献给了茶和茶的产业,却收获了满满的自豪感和成就感,真的太值了!
 
 
  不仅本人与茶有缘,我的家族都烙上了茶的印记。我的夫人是由多年的茶叶合同工走上工作岗位的;我的岳母是安化白沙溪茶厂的工人;我内弟经我推荐就读大学的茶叶专业,毕业后又分配在湖南省茶叶研究所和湖南农业大学工作。我还有多位亲戚在当时的国营茶厂、茶叶公司工作。安化流行一句话叫“呷茶饭”,我们吃的就是茶叶这碗饭啊!
 
 
  看来,我这一辈子都离不开茶喽! 
 
 
\
 
  作者简介:刘子蔚,1952年生,安化县黄沙坪人。1971年招工,从事供销工作四十余年。曾担任安化县供销社主任,益阳市供销社副主任、监事会主任。无论在那里、干什么,内心常伴随三大情结:安化情结、茶叶情结、供销情结。
 
  原载《安化黑茶》杂志2017年5期总第18期
 
  转载本社文章请注明出处。版权所有,侵权必究。
  
0